李想再也忍不住了他和曹旭早就已经有矛盾了

曹旭很郁闷,他之前还在睡梦中,就被孟一恒他们给叫了起来,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明明一夜无梦,可是他的头却疼的厉害。人不舒服就算了,孟一恒他们一把他喊起来就问他要徽章,弄的曹旭莫名其妙不知道怎么回事。
 
    “曹旭,你这样就没意思了,大家都是一个队伍的伙伴,即使有什么矛盾你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乱开玩笑。”孟一恒跟曹旭还算熟悉一点,昨日曹旭和李想闹得很不愉快,曹旭最后倒是很够意思的要负责守夜,本来是欢欢喜喜的一件事情。
 
    可是他们一大清早起来就看到曹旭躺在地上睡觉,哪里是在守夜。
 
    “谁跟你们开玩笑了!”曹旭不爽的吼道。
 
    “好了,闹够的差不多就行了,赶紧把徽章交出来,我们今天还要去找一些药材。”上官萧懒得同曹旭废话,对于曹旭守夜却呼呼大睡的行为他已经心生不满,曹旭还在这里装模作样实在让他很不能接受。
 
    “是啊,上官大哥手上的药剂也不多了,我们要趁他的药剂用完之前去把解药所需的药材找齐,不然遇到其他队伍会很麻烦。”钱珊妮看着如今的情况也不禁揉揉的开口劝说。
 
    曹旭嘴角微微抽搐,这群人难不成是合伙玩他的不成!
 
    “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。”
 
    “曹旭,你有完没完了,昨天晚上是你自己说要负责守夜,还要我们把徽章交给你保管的,你偷懒睡觉我们都不追究了,你还在这里胡闹,你是不是想害的大家都被取消资格你才开心!”李想再也忍不住了,他和曹旭早就已经有矛盾了,如果昨晚不是其他人要求,他绝对不会把徽章交给曹旭保管。
 
    “等等!你们在说什么?我什么时候说我要负责守夜了?我们昨天不是已经说好了,没人负责守夜的吗?而且上官萧你不也拿出沼泽药剂出来布置陷阱了?”曹旭越听越心惊,他完全听不懂他们几个在说些什么,可是徽章却是至关重要的存在,一旦丢失麻烦可就大了。
 
    孟一恒皱了皱眉,他耐着性子道:“昨天晚上我们都睡得好好的,是你跑来找我们要徽章,说自己要负责守夜,防止其他队伍里的弓手越过陷阱偷取徽章。我们这才把整队的徽章都交给你保管,我可是亲眼看着你把自己和我们的徽章一起收到了口袋里。”
 
    “别开玩笑了!我根本没说过这样的话,你们八成是做梦了!而且我的徽章一直都戴在胸前,什么时候……”曹旭边说边扯着衣襟给其他人看,可是当他自己低头看胸口的时候,心中却咯噔一声。
 
    “不可能!”曹旭慌忙的查看着自己全身上下,翻遍了身上所有的口袋也没有找到任何一枚徽章的影子。
 
    眼看着曹旭冷汗直下,其他几个人的脸色突然就变得难看了,原本都在怀疑曹旭是故意为难李想的三人,这一刻也不禁紧张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你好好找找,是不是被你放在纳戒里面了。”孟一恒上前一步,紧张的开口。
 
    曹旭一边翻找着自己手上的纳戒,一边焦急道:“不可能的,我根本就不记得有这回事。”
 
    曹旭将自己纳戒里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,可是却依旧没有徽章的影子。
 
    压抑的气氛在整个洞穴中蔓延开来,这一发现机会给这支本就不和谐的团队造成了致命的打击。
 
    “曹旭,你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们的徽章到哪里去了!你还不赶紧交出来。”李想急了,他跟着这支队伍想的是强强联合,而不是想出现这样的意外。
 
    “你他妈给我闭嘴!”头又疼,心又急,曹旭再也顾不得有钱珊妮在场,破口大骂起来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